|门户首页
返回图片频道

即将消失的老行当之十九:柳编:老手艺何去何从(1/23)

即将消失的老行当之十九:柳编:老手艺何去何从

加载中...
2014-7-5 9:43:51 访问次数:

即将消失的老行当之十九:柳编:老手艺何去何从

“凡是邓家村的人,都会柳编,因为这是老祖宗留下的手艺。”74岁的邓延文说,柳编,一个古老的手艺,曾经让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村子红极一时。但现在由于需求锐减,学习柳编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少。柳编,正在从我们的身边慢慢消失。
    邓延文是乐陵市孔镇邓家村一个普通的农民,他所在的村子便是在当地非常有名的“柳编”村。村子并不大,只有120户,人口500多人。就是这个小村子,家家户户都会柳编。说是老祖宗留下的手艺,这话一点也不夸张,邓延文说,他们村里的柳编从明朝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。祖祖辈辈没有师傅,都是在不经意间就学会了柳编。
    柳编过去是这个村子吃饭的工具。据村里一些老人介绍,在解放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,邓家村的村民在缺衣少食的时候,会拿上自家编的工具去换吃的。
    邓延文在12岁的时候,正值生产队打井抗旱,这时候到了邓家村村民大显身手的时候,他们做的“水斗”被送往全国各地,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这个柳编村子。“我们的水斗就是拿这些绵柳条编的,轻便结实,最重要的是不漏水,这对柳编来说是非常困难的。”邓延文得意地说着他们的柳编技术。
    割绵柳、去皮、放在水里泡、然后晾干……穿线、安沿儿、风干;73根条子、28条线、1650个弯。拿最常见的簸箕来说,做一个成品簸箕得需要几十道工序。每天12个小时如果不停地做,一天也仅仅能做到4个簸箕。如果换做是大号的笸箩,一天的时间还做不了两个。一个簸箕的价格20元,笸箩的价格也不到100元。
    柳编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,就是在“地窨子”里面进行。“地窨子”是大众的一种说法,就是在水平地面以下往下挖,有点类似地窖。走进这里面,会感觉到非常的闷热潮湿,因为柳编的时候得保证柳条的韧性,“地窨子”里面潮湿的环境有利于这一点,这就保证了柳编的成品质量。
    邓延文家中有5亩地,他拿出了其中的半亩地种上了绵柳条,平时农闲的时候才会和老伴一块做柳编。说起销路,邓延文不愁,每年都有固定的商贩上门收购。因为他做的柳编结实美观,很受商贩的青睐。但由于现在用量减少,销量也越来越少。
    现在邓家村里的大部分劳动力都去打工了,目前还在从事柳编的大多是一些老人。“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,挣得多,现在年轻人很少做这个了。”邓家村村支书邓延昌介绍,柳编工作比较枯燥,挣钱也不多,年轻人不喜欢这一行。而且,现在铁簸箕、塑料制品等也慢慢取代了柳编产品。
    邓家村村民也在担心,祖传的手艺或许已经走到了尽头。
    □记者 王怀贵 摄影 周建新 通讯员 刘文峰

热门排行

网友评论